青月

(雷金)早晨

雷金日贺文!

老夫老妻式雷金,温馨向,现代设

雷金only

小甜饼,祝吃的开心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暖暖的晨光透过纱帘投射入屋内,覆在床上两个熟睡的人的脸上。


闹钟尽职尽责地准时响起,没过两秒就被其主人不耐烦地一把拍掉。


雷狮先睁开眼睛,鸢紫色的瞳眸中还残留着浓浓睡意。在他差点又睡过去的时候,怀里的小人儿不安分的动了动,让雷狮勉强清醒了一点。


雷狮低下头,看见怀里一颗毛茸茸的金色脑袋拱了拱,接着传来一声模糊不清的、奶声奶气的问话:“呜…雷狮,现在几点……?”


雷狮盯着金身上斑斑点点的小草莓,心情大好,轻吻了一下他温热的耳廓:“没事,再睡会。”


闻言,金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睁开一只眼睛,看了雷狮一眼,然后又钻回他的怀里蹭啊蹭,抱怨说:“都怪你啦……昨天晚上做那么晚,现在又起不来床……混蛋雷狮……”金说着说着,就嘀嘀咕咕地睡着了。


雷狮笑了笑,把搭在金腰上的手臂收紧了一点,把他往怀里带了带,让那颗金色的小脑袋靠在自己胸膛上,轻轻说道:“那还不是怪你吗,小鬼?”


谁让你那么好,害得我这么喜欢你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这辈子大概只能写小段子了。。。

小甜饼真好磕嘿嘿(º﹃º )


(雷金)你是我的专属圣诞礼物

圣诞快乐啊亲们!

现代设定雷金

是小甜饼哦

重度ooc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十二月二十四日,即使已是夜晚,大街上依旧热闹非凡,恍如白昼。

平安夜的夜晚,满满都是圣诞的气息,无论是那巨大的圣诞树,还是那大街小巷传来的圣诞颂歌,无一不说明了人们对这个节日的热情。

“雷狮!过来过来!”金趴在一家商店的玻璃前,眼睛发亮的盯着里面的玩偶。

雷狮打着哈欠走过来:“怎么了小鬼?看上什么了?”

“你看这个!”金兴奋地指着里头的玩偶,“是不是很像你!”

“嗯?”雷狮兴质缺缺地看过去,金指着的是一只深色的狮子布偶,看起来不是一般的……可爱。

“我觉得这个更像你,傻傻的。”雷狮坏笑着,隔着毛线帽揉乱了金的头发。

金拍掉自己头上那只作恶的手,鼓着腮帮子不服气地说:“我哪里傻了!我很聪明的好嘛!”不等雷狮开口,他又瘪了下去,委屈地道:“明明是平安夜出来一起买礼物,雷狮你为什么这么没兴趣啊……?”

说着,金还眨了眨眼睛,看起来委屈的要哭了。

雷狮见状,笑着把金抱在了怀里,轻轻亲吻了一下金的眼睛,道:“小鬼,对我来说,从你和我在一起开始的每一天,都是圣诞节。”

金一下红透了脸,又不服输地说:“那不一样,我们每天都可以待在一起,可是圣诞节一年只有一次!而且今天是平安夜,据说……”

“据说什么?”

“没,没什么啦!笨蛋雷狮!”金好像想起了什么,脸比刚才更红了,推开雷狮就往商场走,没走几步又返回牵起雷狮的手继续走。

雷狮无奈地笑了笑,这个小鬼真是太可爱了,不过----他又悄悄把手握的更紧了一点----他是我的,我一个人的。

十二月二十五日凌晨五点,睡得正舒服的雷狮被金给吵醒了。

他刚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看见金穿着睡衣在屋里东翻西翻不知在找什么。

“你在干什么?雷狮睡意朦胧的问。

“啊我吵到你了吗?不好意思啊。对了”,金凑到雷狮面前,笑道,“雷狮!圣诞快乐!”

雷狮笑了起来,一把把金搂到自己怀里,顺手把被子一拉:“再睡会。”

“诶?可是……”金想挣脱,无奈雷狮搂的太紧,一抬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。

“嘛……算了,再睡会吧。”

等到金睡熟了,雷狮睁开眼睛,浅浅的亲吻着金的额头:“我不需要那些东西,因为我已经拥有了全世界最好的礼物。”

“小鬼,你是我的专属圣诞礼物。”

。。。。。。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其实金是想说,平安夜在槲寄生下接吻的情侣,会永远在一起。

小甜饼真好嗑嘿嘿。

当嘉金遇上胜出(沙雕段子)

内容十分沙雕且无厘头注意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当嘉德罗斯遇上了爆豪胜己。。。

“喂,虫子,你谁?”“你谁啊?!”

然后俩人会因为听不懂对方的语言而选择不回答。

然后俩人的心路历程就变成了:不回答我=不理我=无视我

无视我???!!!

“谁允许你无视我的!虫子!”

“你竟然敢无视老子!”

然后俩人就打了起来,而且是没有缘由还劝不停的那种。

“嘉德罗斯!”

“咔酱!”

两个小天使当然跑过来劝架,并领着自家老攻相互道歉:

“对不起!咔酱的脾气总是很糟糕!”

“没有没有罗斯才是暴脾气!”

然后?然后两个小天使就愉快的聊了起来!

嘉德罗斯/咔酱:??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哦天哪我写的什么鬼。。。

我很庆幸能遇见你.上(瑞金)

给金宝的生贺!祝金宝要永远阳光啊!

架空战争背景

都已经成年

上校瑞&军医金(金宝人设我稍改了一下。。。有点偏旧设?)

刀转糖,是糖!请务必要看到最后!

ooc是我,我爱ooc

莫得文笔,也不是很懂军队的那些。。。就当看个热闹吧

昨天就写好了结果忘记在lof上发了(哭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轰——!”

敌人的炮弹飞过,紧接着就是足以把人震到内出血的巨响。

沙土飞扬,一些反应不及的士兵直接被炸飞,不是死就是残。

这一声炮响只是一个开始,像起了连锁反应似的,无数炸弹投掷而下。一时间,炸弹的轰鸣声、人们的哭嚎声、惨叫声,不绝于耳;焦黑的土地逐渐被艳红的鲜血所覆盖,像铺了一层厚重的油彩,看不出土地原本的颜色;炸弹的碎片、枪支、断臂残骸甚至红白色的肠子满地都是,那些躺着的士兵没有一个是完好的,身体与四肢的分离处血肉外翻,泛着焦黑,一片模糊,甚至看的见骨头。

这里是战场,是人间炼狱。

格瑞躲在掩体后,冷静地指挥着战斗,命令还有行动力的人们将伤员撤回后方,让所有士兵撤回防线,转攻为守。

他们军队的驻地易守难攻,任敌人打得再猛也攻不进来,格瑞这才暂时放下了心。

“咳咳咳!”一放松,浑身上下被暂且遗忘的伤就立马彰显了存在,格瑞感到五脏六腑一阵剧痛,咳出不少血,随即两眼一黑晕了过去。

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飘入耳朵,浓烈的消毒水味混合着硝烟味和血腥味冲入鼻腔,灌满整个胸膛。

格瑞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视线还是模糊的,只隐约看见一个金发的身影背对着他立在桌子前。

似是感觉到了什么,金转过身来,见格瑞醒了,弯起眼睛笑道:“哟,终于舍得醒了,格瑞上校?”

看着格瑞那双迷茫的紫色眼睛,失笑道:“好吧,还没醒透。”转身走到格瑞的病床前,做了各项检查,边检查还边数落格瑞“我说你啊,既然受了这么重的伤就早点说,你也不会落的个昏迷三天的下场。要不是因为我在这里,你早就去阎王爷那报道了。”

格瑞这时意识也慢慢清醒了,盯着为他做检查的金,轻轻的开口道:“我不会死。”“这么有自信啊上校大人?你知道你这次受了多重的伤吗?你的五脏六腑几乎都错位了,失血将近。。。”金的声音明显带上了怒意。

“我不会死,”格瑞打断了金的话,“因为有你在。”

那双恢复了清明的平静的紫色瞳孔,静静地凝视着那清澈的湛蓝双眸——那是世上最美的颜色。

金明显顿了一下,双颊迅速飘起红晕,“那,那你也不能这样啊,万一哪天我要是死在战场上了你不就。。。诶?!”

格瑞伸手将金一把搂在怀里,不让他说下去,“你不会的。”

金趴在格瑞的身上,回抱住他,沉默了一会,低低地说道:“格瑞,你知道的,这是战争,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。。。”

格瑞没有说什么,只是将金搂的更紧了。

“好了!格瑞你好好休息吧,外面还有很多伤员需要我帮忙呢。”金从格瑞怀里爬起来,匆匆往外跑。

格瑞坐起来,看了一眼桌上的日历,明白敌军早就撤退了之后,重重靠上床板。

“战争啊。。。”

这场战争才结束不到半年,东北边疆地区又有外敌来犯。

由于这将是一场决定了能否彻底收服东北边疆的至关重要的战役,所以格瑞带领的那支精锐队伍是必须去的,而身为部队里公认的医术最好身手最了得的金,也是非去不可。

那时候正值隆冬腊月,一年里最冷的时候,而此时的东北边疆更是冷的不像人间。

那些士兵们纵然都是些铁血男儿硬汉子,此时也冻的恨不得把自己整个儿塞进棉衣里去,尤其是那几个刚加入的,更是抖成帕金森。

格瑞对这寒冷的天气倒没什么表示,可能是他天生自带冷气所以对寒冷免疫了吧。。。金如是想到。

金倒也是个不怕冷的,寒风呼啸他像个没事人一样,还催着后面的医疗班走快点。

好不容易到了军营,那些小兵们如同重获新生。金没怎么休息,直奔格瑞的帐篷打算找他商讨一些事。

“金?你怎么。。。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时间不够了就先这样吧,我一开始没想写这么长的。。。orz

掐着金宝生日的尾巴发贺文

后续绝对会放上来的,不会很久。。。吧

祝我们的金小天使生日快乐!

占tag致歉!

这个太恐怖了!不管对家不对家先统一战线保护太太们!

桃花夭夭:

知道自己没多少粉丝,但知道不少tag,进的圈也挺多,看到的人就帮忙转转吧(ಥ_ಥ)
别管是不是对家拆不拆cp了,能保住一个是一个吧(ಥ_ಥ)顺便一定要提醒一下自己喜欢的太太,因为有可能还有人不知道这件事。

最近尽量不要出本,不要发肉文肉图,那群疯狗为了钱什么都干的出来。

最后,请看到的人都发一下或转一下,越多圈里的人知道越好!!!